• 评红包照片:杀熟生意消磨情感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在现代特定的社会文化心理背景下,学术研究多认为耽美文学表现女性主义思想。然而本文认为其中对纯真爱情的追求、女性真实诉求的表达、性压抑的反叛只是表层现象。下面通过剖析长期男权本位下,女性集体无意识中“她”的缺失,还原伪女性主义的本质面貌,并阐明研究忽视伪女性主义的原因,说明研究意义和正确态度。【关键词】耽美文学;伪女性主义;集体无意识;“她”的缺席;评价耽美文学多被学者认为是女性主义的彰显,通过反对功利爱情、性伦理压抑,实现了女性权利的伸张,但这作为表层现象,隐含了伪女性主义巨大的欺骗性、迷惑性和隐蔽性。一、集体无意识的暴露长期以来,传统男权社会通过反复强化对女性的规范进而确立了对女性思想意识的归驯,造成了女性潜意识的奴化甚至异化,这暴露了荣格学说的集体无意识:它是由人类遗传保留的无数同类型经验积淀在心理最深层的普遍性精神,是非个体(超个体)层面的,它是女性价值评判、标准规范、性格习得的普遍性精神烙印。首先从历史的角度阐释耽美文学中女性的集体无意识。在耽美文学体验的过程中,女性多将自身定位于“受”的角色,不由自主地本能服从;其中多塑造美人形象,表现出耽美对容颜美的极端偏执,虽然耽美文学参与者对唯美的人/物的极致欣赏,但却自觉地对这种“美”保持一份距离。“由于千年男权社会的压制,男性对配偶在外貌上的要求可以堂而皇之地提及并成为美谈。但女性对配偶的判断标准却从不敢以外貌衡量。与优秀男性标准相比,女性的要求倾向于外表、性格、家庭等先天性因素。而男性则倾向于工作、能力、社会地位等后天性因素。”i因此女性渴望清俊峭拔的男性对象,付诸幻想,故而偏执,自身未必秀美鲜妍因而望“规则”却步,求之不得故而敬畏。其次,从伦理角度解读性暴力、虐恋等文化元素。长期以来,性一直被认为是阴暗、隐晦的,女性始终被抗拒在性圈层之外,“思想的贞节牌坊依然将她们禁锢在男性的权威之下,勇敢追求自我幸福的女性往往被安上荡妇、另类、问题人物的帽子深受大环境的谴责,甚至大部分女性也觉得对性的追求诗有悖道德的。”ii在性解放和性压抑的极端矛盾张力中,女性只能通过同性 “擦边球”的方式来实现自身的解放,性暴力描绘也就成为了长期女性性文化缺失后的迸发式补充。然而,这种放弃自身体验而依托于“擦边球”做法并未从女性集体无意识的性道德束缚中解放出来去自由表达自身的精神诉求。虐恋的一系列行为(很多是性行为)都执着于表现受伤和死亡,相互折磨是考验爱情浓烈程度的手段。女性认为,耽美虐恋是用生命本能相爱,通过极致痛苦来消解情感之间的隔膜,乃是理想中唯美纯爱的巅峰。但是为何女性要把这种扭曲心灵的行为作为津津乐道的偏好?或许是对男性三妻四妾、喜新厌旧的怀疑,产生这种灵肉虐待的情结,产生感情受挫导致的伦理信任危机。第三,从现实角度讲,集体无意识对现代女性的压抑依旧存在,“美少年之恋不再向世人许诺励志寓言,对生活的绝望情绪取代了普通少女漫画中廉价的乐观主义。”iii因而耽美成为“乌托邦”的托身之所、弗洛伊德提式造梦iv的伊甸园。耽美文学通过巧妙地悬置女性的在场、创造幸福时光的永恒性,来隐藏恋人们对于组建家庭、婚变的担忧。这样的做法固然是对女性结婚生子、面对生活琐屑的反抗,但作为社会群体一员,她需要保持组建家庭、繁衍饲育的正常需要。二、个体主义张扬与“她”的缺席的本质矛盾女性在集体无意识领域的失败反映到耽美文学中就是去追寻一个完整、伟大、惊天动地的爱情的胜利,她们我们称之为个体主义的“甜蜜房间”。耽美文学中爱情一定会永志不渝,如《一受封疆》中韩朗一生不变的想念与爱恋v;《浮光》中摄影师谢明朗和电影明星言采纵然历尽悲欢,但是时间永远只是他们坚贞爱情的俘虏vi。可以说,耽美文学中主角间爱情的个体主义力量得到了无限制的膨胀,甚至成为了可以抵御任何腐蚀侵袭的超现实力量。然而在女性主义由集体无意识转向个体主义“甜蜜房间”的过程中女性的爱情真正实现了么?耽美文学女性将男性形象一概视为自身的映像,将男性纯爱的实现视为自身幸福的象征,看似是女性实现了自身梦想的表现,但是这种女性主义最大的伪装就在于“她”的缺席。“正是因为现实的不完满,她们另起炉灶要再造一个更加符合内心需要的‘现实’。她们的态度戏谑而非严肃,欣赏却不占有,关心美胜过其他,认同于软弱者而非英雄,当别人的幸福实现之际,也就是她们自己美梦成真之时。但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个理想的国度从一开始就排除了她们‘自己’。”vii于是“她”的缺席就成为耽美文学不愿承认的最大困惑:“她”的缺席产生了女性主义胜利的最大失落,女性形象被消灭了,女性主体性因而随之消灭。个体主义张扬凸显和“她”的缺失恰恰构成了耽美文学中女性主义论题最本质的矛盾。由于人类历史、心理、道德、文化、教育等诸多方面的原因,以及现实中爱情、婚姻等因素的限制,使得个体主义爱情梦幻的实现只能以排除“她”的存在为代价:这恰恰是伪女性主义的本质。三、女性主义的无奈近年来,耽美文学依靠大型商业网站和杂志、海报、广播剧等大行其道。耽美虽提倡恋情“灵”与“肉”的完美交融,然而伴随着耽美文学的风靡和收费制度的出台,呈现出与其初始精神实质完全相悖的价值走向。女性主义的无奈一方面表现在耽美文学中情欲的物质化、欲望化,这种伪女性主义的本质不可能实现女性主义幻想的爱情理想,性暴力、虐恋等文化元素便失去其本质的内涵而成为赚取读者噱头的纯粹文学生产,灵性缺失,肉欲横行;另一方面,耽美文学逐渐失去真善美和一些基本的价值评判标准,如出现了大量为促成同性恋情而对女性配角过分丑化恶化的现象,已经与女性主义的呼声背道而驰。为什么耽美文学中的伪女性主义被长期忽略?耽美文学的创作、阅读、研究群体大都以女性为主,男性普遍对耽美抱有一种厌恶、排斥的心理,因此以女性的视角进行长期的文学批评,惯性定势导致女性研究者容易忽略问题的本质;另一方面,争取女性权利的斗争热情仍然高涨,且女性主义掩盖下的伪女性主义具备极强的欺骗性、隐蔽性、迷惑性,因而只有经过耽美文学伪女性主义问题的长时间自我暴露和读者阅读考察后,才能够了解问题实质。理清耽美文学伪女性主义的本质后不仅能够批驳“耽美文学是女性文学新形态”的论断,有利于对“女性文学”概念的进一步定位,还对耽美文学评价与未来发展有着重要的价值。面对耽美文学这种新型的文学形态,纵然存在伪女性主义、虐恋、性暴力等一系列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其在满足青年日常审美趣味、性解放和追求纯真爱情的方面的意义。因此,应做出健康的社会文化心理引导,促成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潮下朝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堕落腐化。注释:i.林炳华.论耽美文学中的女性主义思想[J].东京文学,2012(12).ii林炳华.论耽美文学中的女性主义思想[J].东京文学,2012(12).iii张冰.论耽美小说的几个主题[J].文学评论,2012(5).iv创作是创作家儿童时代游戏天性的的延伸,成天后创作是创作家白日梦的体现,在白日梦中创作家虚构现实,幻想是创作的重要内容,内容参见《创作家与白日梦》。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文集》,车文博主编.长春出版社.2010v殿前欢.《一受封疆》,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00541vi渥丹.《浮光》,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00726vii张冰.论耽美小说的几个主题[J].文学评论, 2012(5).

    上一篇:持续高温 四川省人民医院收治4名疑似热射病患者

    下一篇:白静被杀案牵出男小三 案件悬念或将被揭开